中文版 | English
首頁 中盛概況 專注領域 專業人員 律所動態 法理研討 中盛智庫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律所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中盛律師事務所 > 律所動態 > 律所動態
中盛資深律師楊紅在信托業協會沙龍做主題發言 (二)
日期:2016/8/30

    中盛律師事務所自1996年成立以來,始終致力于提供專業金融法律服務,2008年后更是在信托法律服務領域精益求精。中盛作為中國信托業協會唯一的律師事務所會員,不僅承擔了信托業盡責指引起草等行業倡導工作,還始終堅持與業內同行共享經驗與成果。
    中盛資深信托訴訟律師楊紅,2010年以來一直專注于信托、基金等方面的法律服務,主辦或參與的信托投融資項目達數百件,同時還處理了大量信托兌付風險事件和信托訴訟案件。楊紅律師在8月25日中國信托業協會舉辦的“如何在司法實踐中保障信托公司合法權益”主題沙龍上,就信托涉訴案件的特點及信托公司風險防范做主題發言。楊紅律師以大量實踐案例,結合訴前財產保全、訴中庭審思路以及和解、執行等信托涉訴程序,深入淺出地分享了信托法律文本的重要性、專業中介機構的重要性以及訴訟方案選擇的重要性等心得體會。

 

    以下為楊紅律師發言全文:
                                         信托涉訴案件的特點
 
    大家上午好!
    首先非常感謝各位專家對信托涉訴案件相關法律問題的分享,讓我們受益匪淺。中盛律師事務所是信托業協會唯一一家非信托公司的律師事務所會員,從2008年開始就專注于信托業務領域,致力于為信托公司提供專業的信托法律服務,每年處理的信托項目百余件。近年來隨著信托行業的整體發展,我們處理的信托兌付風險事件和涉訴案件也越來越多。今天很榮幸有機會與大家分享我們處理信托糾紛的一些體會。
 
    第一部分 信托案件主要特點

    一、信托案件主要以合同糾紛為主,侵權糾紛案件較少。
 
    二、信托案件訴訟程序中大多數都會采用訴訟保全措施。這是因為信托投融資項目中一般都會有比較齊備的擔保措施,發生糾紛時為了控制相關主體的核心資產,信托公司一般會通過司法程序在最短時間內保全核心資產。
 
    三、信托案件在法院審理周期一般較長。
 
    四、信托糾紛的出現與行業發展息息相關,如房地產信托糾紛的出現與房地產行業的宏觀政策調整等有著緊密的關聯、礦產信托糾紛的出現也與行業環境息息相關。
 
    五、信托案件法律關系復雜。法律關系復雜體現在法律關系的多樣性、雜糅性和關聯性三個方面。
    1、多樣性。信托項目一般存在信托法律關系和信托資金投融資交易法律關系兩個方面。就資金端而言,一般有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個不同的主體。委托人交付信托財產給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這個層面上的法律關系是我們嚴格意義上的信托法律關系,對應《民事訴訟案由規定》中的信托糾紛案由。我們處理過幾起證券投資類信托案件,訴訟主體都是信托受益人和信托公司,這類糾紛體現的就是典型的信托法律關系。去年由于股市大跌、證監會清理傘形信托的原因,我們接手了很多這樣的案件,可以說在這些案件中我們遇到了幾乎可以想到的各種訴訟請求:主張《信托合同》無效、主張撤銷《信托合同》、主張解除《信托合同》;當然最多的,還是主張信托公司違反《信托合同》的約定、要求信托公司承擔違約責任。而違約情形則是各種各樣:破止損線時信托公司沒有及時平倉、信托公司處理股票的時間節點不符合信托文件的約定、抑或是信托公司沒有按照信托文件的約定向受益人及時披露相關信息等等。
    對于信托資金投融資交易關系而言,具體的信托交易模式決定交易端不同的法律關系,信托貸款模式反映的是金融借款合同關系,股權投資模式基于信托資金進入標的公司方式的不同可能是股權轉讓法律關系,也可能是公司增資法律關系。特別在有的項目中,這些法律關系是雜糅在一起的。
    2、雜糅性。如常見的結構化集合信托計劃產品,優先級可能是資金認購,劣后級可能是債權、股權或者其他財產性權利認購。像這樣的信托產品,如果劣后級信托單位是委托人通過債權認購,那么信托公司和劣后級委托人之間成立信托法律關系,但是信托公司與作為劣后級信托財產也就是債權項下的債務人之間又成立債權轉讓關系。
    3、關聯性。這是信托業務的特殊性所決定,一手托兩家,資金端和交易端任何一個層面的處理都會相應影響到另一個層面,資金端和交易端的法律關系并不是割裂的問題,而是緊密關聯在一起,牽一發而動全身。
    正是基于信托案件法律關系的復雜性,一個信托項目法律主體少則三四個,多則七八個,甚至更多,其相應產生的問題就是法律文本少則七八個,多則二十幾個。如何從法律文本抽絲剝繭理清背后的法律關系,進一步認識法律關系背后真實的交易關系,并將涉訴部分的內容從整個信托項目的大背景下抽絲剝繭,清晰的呈現給司法人員,正是信托涉訴律師的首要任務。這就要求我們不僅要懂訴訟,更重要的是必須懂得信托項目是如何運作,信托項目從生到死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過程,只有在這樣的背景下去和司法人員展開良好有效的溝通、協助信托公司解決信托糾紛才能在關鍵點上真正解決問題。

    六、信托案件結案方式特殊。信托案件往往通過調解、和解、原告撤訴的方式進行結案,這也是為什么在裁判文書網上幾乎很難查詢到關于信托公司的判決文書。
 
    七、信托案件訴爭金額巨大,尤其是信托公司作為原告的案件。爭議金額高直接導致的問題是信托公司維權成本高,2014年我們處理過一個案件,訴爭金額有13個億,訴訟費繳納了將近680萬。在沒有信托財產或者信托財產已經清算完畢的情形下,信托案件的維權成本從哪里列支可能也是信托公司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第二部分 我們對信托公司法律風險防范的幾點建議
 
    一、信托項目法律文本至關重要。
 
    在案件處理中我們只能依據法律條款據理力爭,除非涉訴雙方后續對相關文件以補充協議的方式、或者通過實際履行的行為對已經固化的法律條款進行了合意變更;诜晌谋镜闹匾,對于法律文本的要求至少應當包含三點:全面性、明確性、可實操性。
    2014年底我們處理一個信托涉訴案件時,利用了關鍵性的債務加速到期條款向融資方宣布了債務提前到期,并據此向法院提起了訴訟。但是,在正式啟動訴訟程序前,對于信托公司能否加速債務到期我們心存擔憂。該加速到期條款約定“項目公司發生減資、合并、分立、停業、解散、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變更或重大資產轉移、涉及重大法律糾紛、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或財務狀況惡化,信托公司有權書面要求融資方進行說明或加以糾正,如果在融資方收到書面要求后10個工作日內,融資方沒有說明合理理由或采取糾正措施,信托公司有權宣布融資方的債務全部提前到期”。我們的擔憂是這個加速到期條款存在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約定不明確!吧婕爸卮蠓杉m紛、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或財務狀況惡化”這種情形針對的主體并不明確,是針對融資方、還是針對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還是這三者都可以?庭審中被告(融資方)答辯理由之一就是主張“涉及重大法律糾紛、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或財務狀況惡化”針對的主體是融資方,只有融資方發生這樣的情形信托公司才可以宣布債務加速到期,本案中發生這樣情形的是融資方的實際控制人。第二個問題是落地實操有問題,根據這個條款信托公司能否行使加速債務到期具有或然性,如果融資方在收到書面要求后10個工作日內回函給予了合理說明或者采取了相應措施,且無違約行為,亦未涉訴,那么信托公司就不能實現加速債務提前到期。而且這個條款中融資方解釋期限的起點是“收到”書面要求的10個工作日,而非常規采取的“發出”書面要求的10個工作日,關于這樣是否“收到”是否“送達”的問題也是很多案件中需要解決的。
    我們常規起草加速債務到期條款會比較嚴格或者說更為苛刻。一般會針對不同的主體明確設置不同的法律條、款、項,約定發生加速債務到期情形時信托公司有權直接宣布到期,并不會設置相應的時間寬限期等前置程序,當然最后都會設置“發生可能導致信托公司投資目的無法實現的其他情形時信托公司有權宣布債務提前到期”這樣兜底性的條款,通過這樣的內容約定以保障在發生債務加速到期情形時信托公司必然可以行使加速債務到期的權利。
    當然我們在處理信托案件中還遇到過很多其他法律文本約定不明確的情況,而且往往就是這些約定不明確的條款成為信托案件的爭議焦點,例如信托單位到期日是正常終止日還是延期終止日,信托合同的變更是否雙方必須以書面方式進行、實際履行行為是否可以達到變更信托合同的目的、違約金的計算基數到底是約定的投資價款還是實際發放的投資價款等等。
 
    二、解決信托案件的方案至關重要。
    這個加速債務到期案件項下信托產品在資金端是一個結構化集合信托計劃,優先級信托單位由合格投資者以資金認購,劣后級信托單位由融資方的股東以其對融資方的債權認購,然后信托公司以優先級信托資金認購了一個有限合伙的LP份額,然后有限合伙向融資方增資,增資之后信托公司通過合伙企業間接持有融資方49%的股權。融資方的實際控制人為融資方清償次級信托單位項下的債權提供最高額保證擔保。
這個案件中信托公司對于債務人既享有債權,又有股權,對于信托公司而言理論上有兩種維權選擇方案:一種是信托公司依據債權轉讓文件要求融資方提前清償債權,另一種方案是信托公司通過間接控制的合伙企業要求融資方支付股權回購價款,然后信托公司再通過合伙企業分配收益實現退出。就這兩種方案,基于三點考慮,我們建議信托公司選擇了以債權為突破口的第一種方案:第一點考慮是訴訟主體,如果以債權為突破口,信托公司可以以自己的名義直接起訴,這樣核心資產可以直接控制在信托公司名下,而如果以股權為突破口,應當以合伙企業的名義起訴。第二點考慮是擔保措施,這個項目擔保的主債權是信托公司對融資方也就是債務人享有的債權,而非合伙企業要求融資方支付股權回購價款的債權,這樣信托公司就可以向融資方和保證人同時主張權利,對于信托公司而言多了一個清償債務的主體。第三點考慮是如果以債權為突破口,涉訴法律關系債權轉讓相對簡單;但如果以股權為突破口,涉訴法律關系公司增資糾紛相對于債權轉讓法律關系一般會復雜很多。信托公司采納了第一種方案,后來得益于與法官的良好溝通,得益于財產保全開始之前完善的前期準備工作,已經落實好保全所需的擔保措施、被查封資產的評估工作,這個案件中信托公司第一個查封了融資方土地和在建工程,取得了融資方核心資產的首封權,而這首封權使得后來信托公司在與融資方和解、處理與其他債權人債權關系的過程中掌握了很大的主動權。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建議信托公司在涉訴案件中盡量取得核心資產的首封權,這樣無形中將為信托公司和解、尤其處理與其他債權人的債權爭取了主動權。
    我們在2014年中旬也曾協助一家信托公司處理過一個與當地政府相關的項目,這個項目中信托公司有三種維權方案,一種是行政訴訟,另外兩種是針對不同主體的民事訴訟?紤]到當時融資方、擔保人的經營現狀、股權價值已經減損、并不存在有價值的資產這些因素,我們建議信托公司將訴訟作為最后一種解決方案,首先解決問題的關鍵點,建議信托公司與當地政府、當地相關行政部門進行溝通,最后信托公司通過非訴方式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化解了兌付風險。
    解決信托案件的方案可能需要因每個項目的具體情況而有所不同,這也從側面恰好反映出信托案件的特點之一結案方式特殊,解決方案可能是以打促調、邊打邊調,也可能直接是和解。
 
    三、中介機構介入信托項目有著重要的意義。
    中介機構作為第三方具有專業性和獨立性兩個特點,外部律師的介入有助于促進交易結構的合規性、降低法律文本的風險;財務機構的介入有助于信托公司更準確地判斷債務人的履約能力,減少債務人隱瞞負債的巨大風險;中介機構的介入也有助于信托公司降低道德風險,從一定程度上隔離信托公司內部員工相關風險,有助于杜絕類似金融掮客之類的事件發生。
 
    最后用一句話總結我們處理信托案件的深刻體會,那就是:事前風險防范是基礎,事中嚴格履約、恪盡職守是關鍵,事后及時合理應對是保障。
 
    最后謝謝大家,尤其感謝信托業協會、感謝中誠信托!謝謝大家!

北京市中盛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8號國際財源中心22層  郵編:100022
聯系電話:+86(10)85288877 傳真:+86(10)85288977
京ICP備2020032440號-1 京公安備1101050202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