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頁 中盛概況 專注領域 專業人員 律所動態 法理研討 中盛智庫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律所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中盛律師事務所 > 律所動態 > 律所動態
從不同視角解讀中國的家族信托與家族辦公室
日期:2016/10/17

李智仁博士
作者介紹:
    李智仁博士,中盛律師事務所國際戰略咨詢專家。
    李博士擁有金融與法律的雙重學習背景與實務經驗,是標準化信托的推行者,尤其精于香港、臺灣、新加坡及其它信托業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的信托實操。他多次接受中國銀監會、中國信托業協會及商業銀行、信托公司的邀請,就信托法律制度及財富管理、家族信托、企業資產管理等方面的國際經驗進行演講與交流。李博士還參與了中國信托法律法規的部分修改工作。李博士現任FOTT惠裕全球家族智庫的顧問合伙人。

 
    近年來持續受到關注的“家族信托”與“家族辦公室”業務,在2016年仍舊紅火,但是否真正符合制度的設計本旨仍值得探究。從筆者個人角度觀察,有幾點必須被正視,否則這幾項立意甚佳的制度,也很容易走進誤區。
    首先,目前大多數所稱“家族信托”只有親子二代,縱使其中強調如何進行財富的分配與管理,甚至論及傳承等設計,但似乎較適合被稱為“家庭信托”而非一般國際所認知數代傳承的“家族信托”。 
    再者,目前多數業者所推出的“家族信托”或“家族辦公室”,比較類似財富管理的升級版或金融投資商品加上境外留學置產的綜合版,雖然某程度跳脫傳統的投融資渠道角色,進入較為合理的受托模式,但是否能直接冠以“家族信托”之名,可能也必須語帶保留。
    最后,家族信托或家族辦公室的建置者是否真正洞悉國內外經濟金融與非金融環境,能夠為有意設立家族信托或家族辦公室的人士提供良好的規劃與服務,而不是單純以客戶經理或信托合同的設計者角度提供不完全的服務也值得省思。
    嚴格地說,在過去十多年間,中國金融體系里出現了大量的“類債券”融資與投資方式,許多業者所發行的信托計劃與理財商品即屬之。
    而與西方傳統的收益市場有所差異者,中國的諸多債務商品都有強烈的剛性兌付特征,從而投資人相信風險將會由政府、金融監管者或金融機構負擔,因此投資人只要關注自己的收益即可。而這樣的心理某種程度誘發了投資的非理性,也讓許多資產價值脫離了基本面,帶動價格加速上漲,最后形成泡沫。
    此外,在歐美國家對于企業破產的處理狀況,在中國也有所不同。詳言之,破產與違約在中國并非廣泛為大眾所了解或接受,也常常是大家避而不談的話題。而企業不愿意申請破產俾利[G1] 進行后續債權保護程序或重整,所蘊藏的隱憂不可謂不大,而企業如果擁有極高負債卻無法透過破產程序退出市場,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產能過剩,產能過剩也將形成虧損,貸款銀行也會開始回收其貸放成本(甚至不再貸放予該企業),而該企業縱使渡過了眼前的關卡,也無法獲致企業轉型或技術更新的新一輪資金挹注,未來也無法產生對于員工以至于國家社稷的貢獻。
    之所以要談這么多,主要是在強調在全球大多數的國家中,家族企業均為最主要的商業組織﹔雖然中國與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在以往的大型企業以國有企業居多,但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歷程,許多民間資本家逐漸出現,也慢慢開展出家族型企業。
    放眼亞洲,無論臺灣、香港、新加坡、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或泰國等,也都有超過三分之二以上的大型集團由家族管理。換言之,中國式的家族信托由于世代的層級數尚少(多為第一代傳給第二代),應厘清業者所提供或委托人所欲者是否僅系財富管理的升級版,還是真正的家族信托﹔再者,伴隨家族企業的逐漸增加,在整體規劃上是否以家族信托即為足夠?或許未來遺贈稅的施行,可以增加家族信托的承作利基與動機。
    但從筆者個人的經驗以觀,仍應同時兼顧家族的財富傳承(考慮人與財富的治理)與企業的永續經營(考慮家族成員與企業間的連動治理),才是重點所在。
    詳言之,論及家族治理議題,同時也必須考慮企業治理的問題﹔反之,企業中的公司治理固已落實,但也不見得能妥善處理家族間的紛爭,從而此種“雙重治理”的先天色彩,是家族企業推動治理工作時必須同時顧及的二個層面。再者,由于家族企業往往涉及家族成員、企業股東以及企業管理者間的關系,倘若其中任一方的利益未能調和,都將使家族治理與企業治理大打折扣。
    以香港李錦記家族為例,該家族的傳承歷史已逾120年,其間也曾有過分家的爭議,但歷經家變后,為了追求基業長青,于2003年前后,李錦記家族便成立了一個家庭治理的機構即家族委員會。該委員會下設有家族辦公室(FO)、家族投資公司(FI)、家族基金(FF)、家族發展與培訓中心(FCOC)等。而對于現有的企業經營層面,則仍以調味品及健康產品做為二發展主軸,并設置良好公司治理模式的企業經營機構,持續發展。李氏家族的家族委員會核心成員有七人,包含李錦記集團主席李文達和太太及他們的五個子女(長子李惠民、次子李惠雄、三子李惠中、四子李惠森及女兒李美渝)。此委員會每三個月開一次會,每次會議持續四天,會議內容著眼于家族憲法、家族價值觀以及后代的培訓內容與實績分享,諸如此類活動均在落實李錦記集團的創業理念之一即“思利及人”,同時也以身教及言教,讓后代除了理解經營事業的重要性外,更能不斷被提醒家族使命與各類價值觀的重要。
    雖然目前國內信托法令與制度尚未臻全然完備,但上述家族信托的設置目的與內容仍建議厘清,而家族治理與企業治理兼顧的理念仍應貫徹,因為這些在家族辦公室的設立過程中都會受到重視。
    目前各界所觀摩者都是家族辦公室的既成品,從筆者在海外所設計建置的家族辦公室經驗而言,要贏得信任并直接讓客戶提出家族需求(甚至困境)并不容易,在西方社會已有困難,更遑論東方。較適宜的方式或者應從企業診斷開始,逐步引導客戶知悉“雙重治理”(即企業治理與家族治理)的重要性,進而建構家族辦公室的雛型(未來可逐漸完備其功能)﹔此外,一個良好的家族辦公室或平臺應關切企業的接班人,若能及早提供完善的培育計劃,更容易形成未來在雙重治理上的溝通條件,進而引導身為家族領導人的企業家,能夠藉由家族辦公室的協助扮演好雙重的角色,并讓企業與家族基業長青、枝繁葉茂。
 
(本文于2016年9月26日首發至“惠裕全球家族智庫”微信公眾賬號,原題為《在中國要玩“雙軌制”,企業治理與家族治理兩手抓,老外都暈菜》。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至此。)

北京市中盛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8號國際財源中心22層  郵編:100022
聯系電話:+86(10)85288877 傳真:+86(10)85288977
京ICP備2020032440號-1 京公安備1101050202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