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頁 中盛概況 專注領域 專業人員 律所動態 法理研討 中盛智庫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律所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中盛律師事務所 > 律所動態 > 律所動態
中盛實務|《公司法解釋(四)》解讀專題講座
日期:2017/9/26

    2017年8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四)》(“《公司法解釋(四)》”),《公司法解釋(四)》于2017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
2017年9月26日,中盛律師事務所舉辦《公司法解釋(四)》解讀專題講座,特邀原審判專家、現北大客座教授、人大民商法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王忠老師做精彩解讀,為各位律師在今后的法律實務中充分地理解與運用《公司法》及司法解釋提供助益。王老師從非訴與訴訟的不同角度,結合《民法總則》、《公司法》、最高人民法院的解讀及審判實務經驗,對《公司法解釋(四)》的制定背景及經過、條文體例、條文中蘊含的要點、條文背后的邏輯及如何在實務中運用進行了詳細解讀。
    《公司法解釋(四)》制定的背景包括四個方面:一是貫徹黨中央系列部署,健全公司治理、加強股東權利保護的迫切需要。二是依法保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迫切需要,公司作為最主要的市場主體,無疑是改善市場供給的主力軍。因此,規范公司治理結構、加強股東權利保護,促進公司穩定經營和發展壯大,對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有基礎性作用。三是營造良好營商環境的迫切需要!豆痉ń忉專ㄋ模钒l布施行后,將對提高我國公司法律制度的國際競爭力,改善投資環境起到重要作用。四是統一適用公司法,妥善處理公司治理和股東權利糾紛的迫切需要。王老師指出,作為從事法律工作的每個法律人,在學習運用法律、法規、司法解釋時,首先應當了解其制定的背景、掌握國家政策方向,這對做好法律工作至關重要。
    當代公司法通常包括三個方面的制度:投融資及其退出的法律制度、公司治理的法律制度和公司并購重組的法律制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司法解釋工作的安排和布局基本遵循了這一體系。2005年我國公司法修訂并重新頒布后,最高人民法院隨即出臺《公司法司法解釋(一)》,主要解決了新舊法銜接適用的問題。2008年和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分別出臺了《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和《公司法司法解釋(三)》,主要解決了股東出資糾紛和公司解散清算糾紛案件審理中的法律適用問題,均屬于投融資及其退出的法律制度范疇。隨后,以股東權利保護和公司治理為主題,最高人民法院著手起草《公司法解釋(四)》稿,至今已歷時5年多。
    《公司法解釋(四)》包括二十七條規定,涉及決議效力、股東知情權、利潤分配權、優先購買權和股東代表訴訟等五個方面糾紛案件審理中的法律適用問題,通過進行司法解釋,將股東權利保護和公司治理規定地更加全面與完善。其中,對公司決議的規定主要為第一條至第六條,對股東知情權的規定主要為第七條至第十二條,對利潤分配權的規定主要為第十三條至十五條,對優先購買權的規定主要為第十六條至第二十二條,對公司直接訴訟與股東代表訴訟的規定主要為第二十三條至第二十六條。
    值得關注的是,《公司法解釋(四)》此次新增了決議不成立制度,打破了《公司法》原“決議無效和決議可撤銷”二分法的格局,形成了“決議無效、決議可撤銷、決議不成立”的三分法格局,賦予公司股東、董事、監事等可請求法院確認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無效或者不成立的權利,在第五條明確規定了決議不成立的幾種情形。王老師指出,在決議不成立的第一種情形中,應特別注意但書條款,即“公司未召開會議的,但依據公司法第三十七條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規定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而直接作出決定,并由全體股東在決定文件上簽名、蓋章的除外”,如果符合但書規定的情形,那么公司未召開會議作出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董事會決議的,就不再成為決議不成立的一種情形。
    《公司法解釋(四)》二十七條中共有十個但書條款,每一個都體現了非常重要的安排。在對《公司法解釋(四)》條文進行解讀的過程中,王老師除對每一條背后的涵義進行講解外,還對但書部分予以特別強調,提醒大家注意。例如第七條,“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三十三條、第九十七條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起訴請求查閱或者復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公司有證據證明前款規定的原告在起訴時不具有公司股東資格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起訴,但原告有初步證據證明在持股期間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請求依法查閱或者復制其持股期間的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此條規定了請求查閱或者復制公司特定文件材料的原告應在起訴時具有公司股東資格,但是“但書”部分就規定了與之不同的特別情形——“原告有初步證據證明在持股期間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也就是說,公司原股東即使在起訴時已不具備公司股東主體資格,但如其有初步證據證明在其持有公司股權或股份期間的合法權益受到了損害,也可以作為原告提起訴訟。又如第二十條,“有限責任公司的轉讓股東,在其他股東主張優先購買后又不同意轉讓股權的,對其他股東優先購買的主張,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公司章程另有規定或者全體股東另有約定的除外。其他股東主張轉讓股東賠償其損失合理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此條規定了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提出轉讓股權時經其他股東主張優先購買后可以不同意向其轉讓,其實是規定了轉讓方的一種“反悔權”,此種“反悔權”受法院的支持。這在公司商事交易中是一種正常且重要的情形,可能是公司股東基于交易目的所采取的一種策略。但是但書條款規定了例外的情形,即如果公司章程或者全體股東另有約定,如約定“公司股東提出轉讓股權后經其他股東確認行使優先購買權后不得反悔、不同意轉讓的”,就會對前述擬轉讓股權股東的“反悔權”進行限制。但書條款所規定的例外情形也是因為,在實踐中存在許多不同的商事交易安排,基于一些交易安排公司股東有限制這種“反悔”行為的需求?梢,本條的但書條款對于公司商業安排中股東利益的爭取具有多么重要的作用。
    講座的過程中,中盛李佳律師、楊帆律師就公司增資實務中遇到的有關問題向王老師請教,形成良好的互動,王老師的觀點也為大家提供了新的視角。在未來公司商事交易中,會有很多疑難、復雜的糾紛案件,也會有各種新穎的交易結構需求,如何在非訴與訴訟實務中運用好《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為客戶提供優質的法律服務,是每位中盛律師一直在思考的,也是一直以來致力的。
   
    不斷學習,不斷創新,中盛律師一直在路上!

北京市中盛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8號國際財源中心22層  郵編:100022
聯系電話:+86(10)85288877 傳真:+86(10)85288977
京ICP備2020032440號-1 京公安備11010502025661